误入传销后,他们的生活只剩下一件事

作者: 分类: 奇闻 发布时间: 2021-02-24 02:28

12月22日,《南边曝光台》栏目刊发查询报导《月入百万不是梦?记者卧底数月揭秘传销“人头生意”》揭秘传销的“人头生意”,反应火热。

4名Francine经销商向南边日报、南边+记者具体叙述了他们的入局之路和困顿窘境,期望警醒人们,不要误入传销。他们4人抱着致富梦,假贷300万元出资Francine产品,未料一无所得、负债累累,感叹“这不是一门生意,是传销”和“日子只剩下了还账”。

李云:做了这门生意连饭都吃不起

半年里投了100万元,一向没有报答,这让我有点惧怕。

可是公司每个月都让我去香港学习,还不停地鼓舞我,要坚持,说这个职业是没有失利的,仅有的失利便是抛弃了,胜者为王。每次去上完课,我都是正能量满满地回来。

直到有一天,我遽然发现连吃饭、交通这些根本的开支都无法保持了,亲属朋友们不再理我,信用卡也无法周转了。

我那个时分开端置疑,为什么人家经商都是有盈有亏,而我却是一向亏钱?但是就在这时,上级仍旧让我想办法去筹钱持续出资。

我总算觉悟了过来,意识到世界上没有任何一门生意会到让人连饭都吃不起的境地。从那今后我就在家里不怎样出来了,也不再参与团队的任何活动。

Francine经销商们和新人玩游戏。

方梦:他们从没有教我怎样卖货

长辈们和我说,出资6万元是远远不够的,要想做大做强,需再投入33万元。我遵从了。这33万元来得更不易,找亲朋好友借,去金融公司贷,还用了花呗、借呗,才凑齐。这些筹款办法都是他们教的,钱到账后就存入团队上级的账户。

背着巨额借款的我,还要给团队交学习费用,每次几千到一万不等。

就这样,我一向被推着往前走,一向走一向走,直到山崖边上。

2018年11月左右,我开端觉得不对劲。他们从来没有教我怎样卖货,而是让我学习怎么联络亲属朋友,让他们参与出资。还让我借款填坑,拆东墙补西墙。家人问我在做什么生意,有没产品,品牌是什么?我答不出来,终究被强制带回家。

回家后,我测验联络团队里的人索要合同和产品,他们再三延迟,只说今后都会给的。不久,我被他们拉黑了。

初级经销商在“训练”期间做的笔记。

大伟:这不是一门挣钱的生意,是传销

那时我投入了将近40万元,不肯抛弃,铁了心要赚大钱。爸爸妈妈和表哥屡次劝我,被我怒骂,不肯回老家,坚持待在广州。母亲因而进了医院,情况危急,在屡次纠结与权衡下,我终究回了老家。

团队的“朋友们”对我的行迹一目了然,要求我随时报告自己的方位,身边有哪些人,我忽然觉得自己像是一个“罪犯”,这时才茅塞顿开,我被骗了。这不是一门挣钱的生意,而是传销!

2019年10月28日,为了拿回丢失,我回到广州与他们洽谈退款。了解到90天内退单能够7折,我又马上前往香港,但查询发现自己名下只要一张6万多元的货单。我责问上线,收到的回复只要恫吓和拉黑。

Francine经销商们参与线上共享会。

林小新:决议不做时发现负债过百万

2017年,咱们的资金呈现了开裂,开端跟团队减少了触摸,有一两个月没有出来跟他们碰头。他们以各种理由说要重组,把咱们踢出了群,然后不了了之。

当咱们决议不做的时分,清算了债款,发现一共负债过百万。我哭着跟爸妈说了这件事。

我真的很惊慌,第一次负债那么多,很慌,很慌,很慌,觉得一辈子也还不清。与社会脱节了一年多,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些什么,对自己失去了决心。我想这也是很多人不肯意出来的原因。

注:文中人物均为化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