国家外汇管理局关于非法买卖外汇用于跨境赌博案例的通报

作者: 分类: 娱乐 发布时间: 2021-02-18 02:37

依据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反洗钱法》和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外汇管理法令》,国家外汇管理局加强外汇市场监管,严厉打击跨境赌博所涉资金不合法生意行为,保护外汇市场健康良性次序。依据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揭露法令》等相关规定,现将部分违规典型事例通报如下:

事例1:广东籍宋某不合法生意外汇案

2018年6月-7月,杜某经过不合法移机境外的境内商户POS机刷卡,不合法生意外汇8次折合75.8万美元,用于境外赌博活动。

该行为违背《个人外汇管理办法》第三十条,构成不合法生意外汇行为。依据《外汇管理法令》第四十五条,处以罚款72.6万元人民币。处分信息已归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体系。

事例2:浙江籍叶某不合法生意外汇案

2018年7月-2019年7月,叶某经过地下钱庄不合法生意涉赌外汇资金29次折合99.2万美元。

该行为违背《个人外汇管理办法》第三十条,构成不合法生意外汇行为。依据《外汇管理法令》第四十五条,处以罚款68.1万元人民币。处分信息已归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体系。

事例3:湖南籍谢某不合法生意外汇案

2018年3月-2020年1月,谢某经过不合法移机境外的境内商户POS机刷卡等方法,不合法生意涉赌外汇资金28次折合86.2万美元。

该行为违背《个人外汇管理办法》第三十条,构成不合法生意外汇行为。依据《外汇管理法令》第四十五条,处以罚款59.3万元人民币。处分信息已归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体系。

事例4:湖北籍王某不合法生意外汇案

2019年2月,韩某经过不合法移机境外的境内商户POS机刷卡,不合法生意外汇4次折合56.8万美元,用于境外赌博活动。

该行为违背《个人外汇管理办法》第三十条,构成不合法生意外汇行为。依据《外汇管理法令》第四十五条,处以罚款54.4万元人民币。处分信息已归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体系。

事例:5:天津籍李某不合法生意外汇案

2018年7月-2019年12月,李某经过不合法移机境外的境内商户POS机刷卡,不合法生意涉赌外汇资金10次折合76.7万美元。

该行为违背《个人外汇管理办法》第三十条,构成不合法生意外汇行为。依据《外汇管理法令》第四十五条,处以罚款48.2万元人民币。处分信息已归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体系。

事例6:浙江籍韩某不合法生意外汇案

2018年5月-2019年9月,韩某经过地下钱庄不合法生意涉赌外汇资金6次折合70.1万美元。

该行为违背《个人外汇管理办法》第三十条,构成不合法生意外汇行为。依据《外汇管理法令》第四十五条,处以罚款47.6万元人民币。处分信息已归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体系。

事例7:河南籍马某不合法生意外汇案

2017年5月-2018年5月,马某经过地下钱庄不合法生意涉赌外汇资金10笔折合48.8万美元。

该行为违背《个人外汇管理办法》第三十条,构成不合法生意外汇行为。依据《外汇管理法令》第四十五条,处以罚款39.5万元人民币。处分信息已归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体系。

事例8:江西籍李某不合法生意外汇案

2019年8月-9月,李某经过地下钱庄不合法生意涉赌外汇资金4次折合40.3万美元。

该行为违背《个人外汇管理办法》第三十条,构成不合法生意外汇行为。依据《外汇管理法令》第四十五条,处以罚款33万元人民币。处分信息已归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体系。

事例9:浙江籍杨某不合法生意外汇案

2018年6月-8月,杨某经过不合法移机境外的境内商户POS机刷卡,不合法生意外汇2次折合26万美元,用于境外赌博。

该行为违背《个人外汇管理办法》第三十条,构成不合法生意外汇行为。依据《外汇管理法令》第四十五条,处以罚款24.7万元人民币。处分信息已归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体系。

事例10:湖南籍戴某不合法生意外汇案

2018年6月-9月,戴某经过不合法移机境外的境内商户POS机刷卡,不合法生意外汇5次折合24.2万美元,用于境外赌博。

该行为违背《个人外汇管理办法》第三十条,构成不合法生意外汇行为。依据《外汇管理法令》第四十五条,处以罚款23.2万元人民币。处分信息已归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体系。

依据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反洗钱法》和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外汇管理法令》,国家外汇管理局加强外汇市场监管,严厉打击跨境赌博所涉资金不合法生意行为,保护外汇市场健康良性次序。依据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揭露法令》等相关规定,现将部分违规典型事例通报如下:

事例1:广东籍宋某不合法生意外汇案

2018年6月-7月,杜某经过不合法移机境外的境内商户POS机刷卡,不合法生意外汇8次折合75.8万美元,用于境外赌博活动。

该行为违背《个人外汇管理办法》第三十条,构成不合法生意外汇行为。依据《外汇管理法令》第四十五条,处以罚款72.6万元人民币。处分信息已归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体系。

事例2:浙江籍叶某不合法生意外汇案

2018年7月-2019年7月,叶某经过地下钱庄不合法生意涉赌外汇资金29次折合99.2万美元。

该行为违背《个人外汇管理办法》第三十条,构成不合法生意外汇行为。依据《外汇管理法令》第四十五条,处以罚款68.1万元人民币。处分信息已归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体系。

事例3:湖南籍谢某不合法生意外汇案

2018年3月-2020年1月,谢某经过不合法移机境外的境内商户POS机刷卡等方法,不合法生意涉赌外汇资金28次折合86.2万美元。

该行为违背《个人外汇管理办法》第三十条,构成不合法生意外汇行为。依据《外汇管理法令》第四十五条,处以罚款59.3万元人民币。处分信息已归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体系。

事例4:湖北籍王某不合法生意外汇案

2019年2月,韩某经过不合法移机境外的境内商户POS机刷卡,不合法生意外汇4次折合56.8万美元,用于境外赌博活动。

该行为违背《个人外汇管理办法》第三十条,构成不合法生意外汇行为。依据《外汇管理法令》第四十五条,处以罚款54.4万元人民币。处分信息已归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体系。

事例:5:天津籍李某不合法生意外汇案

2018年7月-2019年12月,李某经过不合法移机境外的境内商户POS机刷卡,不合法生意涉赌外汇资金10次折合76.7万美元。

该行为违背《个人外汇管理办法》第三十条,构成不合法生意外汇行为。依据《外汇管理法令》第四十五条,处以罚款48.2万元人民币。处分信息已归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体系。

事例6:浙江籍韩某不合法生意外汇案

2018年5月-2019年9月,韩某经过地下钱庄不合法生意涉赌外汇资金6次折合70.1万美元。

该行为违背《个人外汇管理办法》第三十条,构成不合法生意外汇行为。依据《外汇管理法令》第四十五条,处以罚款47.6万元人民币。处分信息已归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体系。

事例7:河南籍马某不合法生意外汇案

2017年5月-2018年5月,马某经过地下钱庄不合法生意涉赌外汇资金10笔折合48.8万美元。

该行为违背《个人外汇管理办法》第三十条,构成不合法生意外汇行为。依据《外汇管理法令》第四十五条,处以罚款39.5万元人民币。处分信息已归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体系。

事例8:江西籍李某不合法生意外汇案

2019年8月-9月,李某经过地下钱庄不合法生意涉赌外汇资金4次折合40.3万美元。

该行为违背《个人外汇管理办法》第三十条,构成不合法生意外汇行为。依据《外汇管理法令》第四十五条,处以罚款33万元人民币。处分信息已归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体系。

事例9:浙江籍杨某不合法生意外汇案

2018年6月-8月,杨某经过不合法移机境外的境内商户POS机刷卡,不合法生意外汇2次折合26万美元,用于境外赌博。

该行为违背《个人外汇管理办法》第三十条,构成不合法生意外汇行为。依据《外汇管理法令》第四十五条,处以罚款24.7万元人民币。处分信息已归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体系。

事例10:湖南籍戴某不合法生意外汇案

2018年6月-9月,戴某经过不合法移机境外的境内商户POS机刷卡,不合法生意外汇5次折合24.2万美元,用于境外赌博。

该行为违背《个人外汇管理办法》第三十条,构成不合法生意外汇行为。依据《外汇管理法令》第四十五条,处以罚款23.2万元人民币。处分信息已归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体系。